您的位置  首页 >> 检察文化 >> >> 正文
不捕案件原因分析与应对对策(以平远县人民检察院为例)
[来源:本站 | 作者:平远县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科曾威囡 | 日期:2017年8月3日 | 浏览557 次] 字体:[ ]

    20152016两年期间,平远县人民检察院共受理公安提请批捕的案件142220人,经审查,不批准逮捕共5682人,不捕件数达到了此期间受理总件数的39.44%,其中事实不清不批准逮捕2944人,无社会危险性不批准逮捕2430人,不构罪不批准逮捕38人。


一、不捕案件类型和特点

(一)不捕案件类型

1.危害公共安全罪

分别为失火罪22人,交通肇事罪33人,非法持有枪支罪11人。

2.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

分别为集资诈骗罪12人,非法经营罪11人。

3.侵犯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

分别为故意伤害罪1318人,过失致人重伤罪11,强奸罪23人。

4.侵犯财产罪

分别为诈骗罪310人,盗窃罪33人,故意毁坏财物罪22人。

5.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

此类犯罪案件数量占不捕案件总件数的比例最大,为42.86%,分别为贩卖毒品罪22人、容留他人吸毒罪44人、寻衅滋事罪58人、聚众斗殴罪12人、开设赌场罪917人、赌博罪22人和滥伐林木罪11人。


(二)不捕案件特点

1.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捕占较大比例。作出不捕的82人中,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捕44人,占不捕总数的53.66%。其中,有16名犯罪嫌疑人均因同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或重要证人未到案、缺乏鉴定意见、无物证仅有言词证据等原因使证据之间无法相互印证,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而作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决定。如练某强涉嫌故意伤害案,根据练强的供述,其只是用拖把柄砸打了被害人的汽车,并没有直接殴打被害人,而根据被害人陈述和证人证言,只能证明练强案发当晚在现场,手持何种工具、是否参与了殴打被害人或砸打被害人的汽车却无法得到证实,且该案其他主要犯罪嫌疑人均未到案,无法证实练某强是否有参与殴打被害人;又如张某钧涉嫌故意伤害案,该嫌疑人属于精神残疾人,在没有经过精神疾病司法鉴定的情况下,无法判断其是否具有某种精神疾病、其在实施危害行为时的精神状态、是否为某种精神疾病导致其实施的危害行为,以及其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故上述两案均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不捕

2.案件类型相对集中。不捕案件中,涉嫌开设赌场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的案件数量占比较大,以上3种不捕犯罪案件占不捕总件数的48.21%,不捕原因多为犯罪情节轻微,嫌疑人主观恶性不大,能够坦白、悔罪、认罪,且法定刑较低,不具有法定社会危险性。

3.故意伤害和交通肇事案件大多为启动“捕前调解”促成刑事和解而不捕。在此期间受理的13件故意伤害案件中,有9件促成刑事和解,占69.23%;而受理的3件交通肇事案件则全部促成和解,比例达到100%

二、不捕原因分析

1.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运用。应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要求,承办人对轻微违法行为的入罪持谨慎态度,对可捕可不捕的案件坚决不捕,注重对犯罪嫌疑人的教育、挽救和改造。而公安机关“构罪即报捕”的思想仍然存在,过分担虑外地人犯罪采取非羁押性强制措施的诉讼风险,因而导致不捕案件数量增多。另外,刑事和解制度的适用也是导致不捕案件增多的一个重要因素,我院以最大程度化解社会矛盾为工作目的,将一些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双方能够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件也纳入不捕的考虑范围之内。如姚某华涉嫌失火一案,姚某华系过失犯,其在案发当日能主动投案自首并如实供述罪行,同时取得了被烧毁山林的山主的谅解,且其不具有法定社会危险性的任一具体情形,故无逮捕必要。

2.公、检对逮捕条件的理解和掌握不一致。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在对具体的逮捕案件证据标准把握上常常产生分歧。公安机关站在严厉打击犯罪的立场,常常认为只要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犯罪行为就应当批准逮捕,重口供轻实证,且认为证据的缺欠可以批捕后再补充查证。检察机关则认为孤证不能为证,有罪证据和无罪证据同时存在应慎重处理,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检察机关对刑事案件的不批捕率。如卓某新涉嫌开设赌场一案,该案仅有同案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及证人证言等言词证据可证明卓某新为该赌博档的股东之一。其中根据卓某新的供述,其并未出资过赌本、参与过赌档管理,亦无得到过分红,归案的其他股东也称并没有分过红给其;数位赌民称卓某新为股东之一也仅是见其会在赌档摇骰子或做和手后的推测。而本案唯一可证实卓某新的入股及分红情况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尚为归案,故根据现有证据材料无法证实卓某新的股东身份,故最终作出不捕决定。

3.公安机关内部考核导致不捕案件数量上升。公安机关内部考核导致其受办案数量的驱动,将一些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的案件以及一些犯罪情节轻微的案件均向我院报捕,我院对于犯罪情节轻微的案件一般都以无逮捕必要而不捕,对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案件只能在作出不捕决定的同时通知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因而公安机关的内部考核成为了不捕案件上升的一个主要原因。如犯罪嫌疑人曾某、丘某锋、郭某明涉嫌强奸案,该三名嫌疑人分别在某饭店厢房、某KTV的两个不同厢房的卫生间和被害人薛某发生性关系,以上3个地点都是公共场所,薛某可单独自由出入厢房,期间还使用了手机打电话和发微信,每次发生性关系前后薛某均有充分的时间和机会求救,但其并无明显求救行为,也未及时求救,整个过程亦无明显的异常反应。另外,侦查机关未对上述四人进行身体检查或进行DNA鉴定。显然,仅凭薛某一人的陈述,并无法证明三名嫌疑人在分别与其发生性关系时确实违背了其意志,并使用了暴力、胁迫等手段,控制了其人身和通信自由,故曾某、丘某锋、郭某明涉嫌强奸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三、对不捕原因的应对对策

1.牢固树立以案件事实和证据为核心的执法观念。严格把握审查逮捕事实与证据标准,严格按照审查逮捕质量标准的要求办案,强化审查证据意识,提高办案质量,真正起到控制犯罪、保障人权的作用。在办理案件时,全面、客观地审查、分析、运用证据,既要审查有罪证据,也要重视对无罪、罪轻证据的审查。不局限于书面审查,还应积极作好讯问犯罪嫌疑人的工作,或作必要的调查,认为证据存在疑问的,要及时复核或要求办案单位补充、补强证据。
         2.
统一公、检工作标准。现阶段,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多是一些原则性的笼统规定,没有统一适用的标准,而是全部依赖司法人员的主观裁量,故实践中经常导致因公、检对个案的逮捕必要性认识不同而引起的不捕案件增多,建议出台对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更为明确的适用标准,统一公、检工作思想,减小两家对逮捕必要性的认识分歧。
         3.
进一步加强公、检的工作配合。加强提前介入力度,特别对部分重特大、疑难案件,在案发时侦监部门就及时派员介入,参与现场勘查,了解发案现场情况,以增加感性认识,掌握第一手资料。通过适时介入,保证侦查活动的合法性,提出侦查环节中证据的缺失,加强侦查监督力度,对非法证据果断排除并针对侦查人员在侦查中的违法行为及时提出纠正,通过个案引导、类案引导等方式不断提高引导侦查的水平,减少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不捕案件数量增加的情况。

 

平远县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科 

                                  曾威囡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版权所有: 平远县人民检察院 
地址:广东省梅州市平远县大柘镇 邮编:514699
电话:0753--8898676 邮箱: pyxjcy2004@163.com 
页面执行时间:78.125毫秒  [后台管理]